上海公墓太仓墓地浏河乐遥园热线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 相关文章

我国殡葬改革存在的问题

2017-11-30 16:02:34 点击数:

       行政立法滞后,贯彻落实不足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太仓公墓浏河乐遥园公墓

我国殡葬改革存在的问题

    建立殡葬立法系统、完善殡葬管理法律法规对与我国的殡葬改革起到根基性的作用。一方面,我国的殡葬法治建设落后,目前还没有一部关于殡葬服务流程、殡葬消费者权力义务、殡葬行政审批等方面的统一法律。虽然有一些有关殡葬的法律法规,不能对殡葬事业进行有效的指导也不能适应殡葬行业的发展情况。1997年颁布对的《殡葬管理条例》也只是行政法规的范畴,虽然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其操作性较差且内容不全面,不适应现在殡葬事业发展的现状。现行《条例》缺少对殡仪服务方的标准、从业人员资质、殡葬说设施安全标准的说明;缺少对少数名族特殊习俗、宗教人士的特殊丧葬礼俗的具体说明;缺少殡葬行政审批的基本程序和时间规定。对于多年前出台的各项政策也没有及时进行修订,导致旧的政策已经不再适用,新的机制还未完全建立的尴尬境地。

    另一方面,对于我国的殡葬法治贯彻落实不够到位,殡葬法律的贯彻实施涉及到公安、工商、农林等多个部门,但在具体实施中各部门之间组织协调难度较大,较难形成合力,影响了殡葬改革的发展。首先政府的监督管理不到位,有些地区虽态度积极但是没有遵循条例的原则,强制火化、流于形式、等问题严重,二次土葬现象有所回潮。其次司法衔接不顺畅,殡葬执法力度不够,殡葬案例往往较敏感,对于殡葬违法现象难发现难界定,特别是对于一些“骨头案件”不予受理。殡葬法律法规落实不力导致行政执法难度加大,殡葬行业出现混乱、殡葬相关部门工作难对接、铺张浪费的殡葬习俗大行其道的混乱局面。堕需出现一部完善全面的殡葬法律对全行业、全社会进行规范。

       服务方式单一,设施投资不足
    第一,殡葬改革至今虽然取得了不少成效,但是殡葬服务的方式仍然很单一,殡葬方式分为基本殡葬和选择性殡葬两种,其中基本性殡葬是最普通的服务,包括遗体运输、火化、骨灰寄存等(由政府部门提供);选择殡葬是可为家属选择
的为满足现代公民需求而出现的个性化殡葬服务,如:遗体美容、防腐、祭奠服务、鲜花设备租赁等(殡仪馆有自主提供的权力)。我国多年来对基础性殡葬的使用较多,选择性殡葬的发展不尽人意且两者边界不明确,不利于殡葬服务工作的顺利开展。首先,服务设备落后。由于很多殡仪馆建设而年代久远,虽然开发了空间进行悼念活动,但是容纳的人数不够且设备不齐全。其次,服务的内容过于简单,缺少人文关怀。我国多数殡仪馆采用转、看、鞠躬的形式来进行悼念活动,缺少“悲伤辅导”等帮助亲属从悲痛中解脱出来的方式,无论是服务种类还是水平都不能满足人们需求。
    第二,殡葬服务的投资不足,殡葬公共服务能力难实现。近年来虽然我国对于殡葬设施的投资力度不断加大,但是由于历史欠账较多,殡葬投资和殡葬服务机构、服务人数不成正比等因素导致殡葬的公共服务能力很难得到好的发挥。特别是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我国对于殡葬事业的投入严重不足,与文化、卫生等事业的投入相差甚远,导致很多设备无法正常运行,公益性殡葬设施严重缺乏。在2013年我国有殡仪馆1748个(仅比1984年多了235个)、火化机5743台,1984年至2014年火化机年增长不足32台,远远火化的需要,其中大部分机器己经年久失修缺乏保养,无法满足人们群众的基本殡葬诉求。
      殡葬惠民水平偏低,补贴力度不够
    殡葬惠民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人民的负担,但仍然存在资金筹措困难、覆盖范围较小、实施区域不平衡、综合效益未充分发挥等问题。
    首先,殡葬惠民政策整体水平较低且分布不平衡。2010年我国实施惠民殡葬政策的地区有167个,包括9个省(区、市)、38个地级市、120个县(市、区)。实行惠民殡葬政策的地区数量最多的省份为河南(12个)、云南(11个)、江西(10个)、福建((9个)、河北(<5个)’。虽然近年来推行殡葬惠民力度加大,但是多数集中在东部地区和大城市。据粗略统计,我国东部地区和中部地区殡葬救助的比例为5比3,而西部地区惠民政策覆盖范围更少,除陕西、甘肃等少数省份外,其他地区群众未享受到惠民福利。2010年全国殡葬惠民政策的覆盖人群约为1.32亿人,占全国总人口的9.9%覆盖范围较少且主要集中在“五保”、“低保”等人群,缺乏对常住人口和需要帮助的农村人口的帮助:据调查显示,全国
范围内遗体接运、存放、火化等三项基本服务费用平均值为787元/具,而目前平均救助标准仅能达到均值的54.8%,与大城市的服务费用相比差距更大。
    其次,惠民政策综合效益尚未发挥。我国的殡葬惠民政策起步在对困难群众进行减免的起步阶段,受资金筹措困难、制度建立不完善、覆盖范围较低等因素。还没有形成简化丧事、自愿火葬、文明追思的改革氛围,没有解决“二次装棺”、不留坟头、铺张浪费、封建迷信等社会风气。有些地区经济发展程度较低、媒体关注度不高、群众知情权较低,导致有些不法分子欺骗诱导消费者进行不必要的殡葬消费,扰乱殡葬行业政策秩序。这不仅不利于惠民殡葬和殡葬改革的实施,也是给殡葬行业抹黑。
      传统思想根深蒂固,创新理念严重缺失
    首先,不合理殡葬习俗仍然存在。受中国传统“入土为安”、“灵魂不灭”思想的影响,许多地方仍然保留了很多丧葬陋习。我国大部分农村地区传统思想根深蒂固且缺少环保意识,他们认为有派头的葬礼和仪式才能表达对死者的关切,这其中也有攀比和炫富的因素作梗。在安葬形式方面,农村地区大行封建迷信之风,不仅披麻戴孝吹吹打打,还为故人烧去大量如“豪宅”、“麻将”、“笔记本电脑”、“汽车”等祭品;有些地区由于思想观念落后,仍不能接受火葬,不顾政策要求偷偷进行土葬,或是在火化之后“二次入棺”,严重影响了殡葬改革的进程。在有些城市地区,市民在小区的公共空间里吹吹打打搭设灵堂,在城市的道路上烧纸钱,严重影响了他人的生活环境,有些市民更是追求“面子”,大修祖坟、买天价墓碑,导致墓地价格越炒越高,出现了死人和活人争的的现象,“殡葬暴利~死不起”等新闻多次出现。
    其次,殡葬改革缺乏新思路。我国部分传统殡葬习俗仍然被坚守,不合理的殡葬传统思想对于殡葬改革来说有着不小的阻力,政府如何利用先进文化、创新理念引导殡葬改革显得十分重要。2012年“周口平坟事件”,政府强行平坟造
成大规模冲突实事件; 2014年“安庆老人自杀”,10余名老人选择在火葬政策实施之前选择自杀。这两起事件均是固守不合理殡葬观念所引发的社会性问题。在这两起事件中我们看到我国的殡葬改革中缺乏新的创新思维方式,采取“一刀切”和“家长式”的改革方法。对于农村来说坟墓是祭祀祖先的重要载体,土葬才有拜祭的意义,“平坟”活动就是在把祖先的尸骨暴尸荒野。在这种背景下,采取强硬的手段不仅解决不了问题还会激发群众的不满情绪。我们应该认识到殡葬改革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百姓观念的扭转也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如何在殡葬先进文化引领下做到改革思路的创新,减少群众的抵触情绪是我们在现阶段的殡葬改革中巫待解决的问题。
      殡葬教育发展不足,殡葬工作者压力较大
    我国的在1995年有了殡葬教育零的突破,首次招收现代殡葬技术和管理专业学生。我国的殡葬教育相对于发达国家来说起步较晚且发展较缓慢。一是学历层次偏低。殡葬学习启示设计到各个学科,如:药学、微生物学、消毒学、化学
等,但是我国的殡葬业学历层级多为中专和大专的职业教育,有些职工接受的还是传统的师徒式教学法,缺少对行业知识的系统性学习。2006年上海理工大学和北京大学开展了研究生进修班,但是规模较小,无法满足多数人殡葬学习的需要。二是课程开设与实践脱节。我国的殡葬教育多注重技术和方法的科学教育、忽略心理辅导、社会关系等人文教育,由于殡葬活动的私密要求,很多学生在学习期间没有上手学习的机会,影响了专业技能的培养。
    由于传统观念根深蒂固,殡葬行业往往被认为“晦气”、“不吉利”,社会上对于殡葬行业工作者有着一定的歧视,殡葬服务人员的压力较大。第一,殡葬行业工作者多数存在心理压力。由于殡葬工作的特殊性,社会上对于殡葬行业多有歧视,殡葬工作者无论在日常交往中还是择偶方面都存在着很大的问题。殡葬工作不能微笑,长期与尸体打交道,容易产生麻木感和抑郁心理。第二,殡葬工作者工作时间较长。根据2011年对江苏、安徽、云南、等省14家殡仪馆76名职工调查显示,60%以上的职工需要值夜班、72.3%的职工每月只休息1-4天、84.2%的职工清明节前后一月时间无休息’。在殡仪馆,需要24小时内提供遗体运送和火化服务,休息时间很少且不固定。第三,殡仪工作对职工身体有一定危害。遗体火化所排出的烟尘和有毒气体,使人肝功能下降、主干神经紊乱;一些殡仪馆设施简陋,器械消毒等方面做得不到位,职工长期接触尸体,容易感染肺炎和呼吸道疾病:此外还存在火化设备的电磁辐射等危害。虽然殡仪馆为职工配备了手套、口罩、防护服等用品,但是由于缺乏防护专业知识,很容易染上疾病。
       部分地区片面追求火化率,偏离改革方向
    近年来,我国的殡葬改革狠抓火化方向,火化量和火化率逐年提升。《殡葬管理条例》中规定,“在耕地稀少、人口稠密、交通便利的地区实行火葬、不具备条件的暂时实行土葬。”据《中国民政统计年鉴》显示:1998年全国的年均火
化率是39.6% 2008年为48.5%,火化遗体数从319.9万具增加到453.4万具。各地积极开展火葬,火葬率逐年提高。由于缺少一套合适的评估体系,有些地区对殡葬改革存在错误理解,仅仅把火化率作为考核的标准。广西的“官员买尸案件”是在强行下达火化指标的政策下,不得不完成任务所发生的畸形事件。这种为火化率至上、简单粗暴、人还没死就要定死多少人的事件引起了群众的强烈不满。偷盗尸体并不是个案,近年来在广西等农村地区,不断有群众发现下葬的死者坟墓被挖开盗尸,在多例盗卖尸体案情中,偷尸、运输、交易、买通地方殡改办、顶替火化、下葬的一条畸形黑色利益链隐形其中。买卖尸体完成火化任务不仅引起了群众的不满还滋生了贪污腐败的出现,非常不利于推进殡葬改革。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