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太仓墓地浏河乐遥园热线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 相关文章

我国殡葬改革背景下的墓地物权模式设计

2018-01-02 13:47:41 点击数:

      墓地物权模式的科学选择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太仓公墓浏河乐遥园公墓

我国殡葬改革背景下的墓地物权模式设计

    我国老龄化的速度正在不断加快,墓地的需求量也在不断增加。处理好死者的遗体和骨灰不仅是我国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它还涉及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是经过前文的分析我们己知现行的法律法规是无法满足殡葬行业改革的现实需求,同时立法的空白与残缺也导致了许多纠纷,不仅侵害了死者的安息之处,对死者亲朋也伤害极深。因此为实现我国殡葬改革的目标,改善不断激化的“人地矛盾”,修订和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刻不容缓。

      墓地物权模式的可选样态

    我们的立法者、提案者可以通过以下两种模式进行考量,一是私法保护模式。前文中提到的四个国家都选择通过私法模式来解决墓地权属性质不清楚的问题,反对政府进行强制性、禁止性的过多干预,强调通过权利相关人的自由意志来进行调整。二是公法保护模式。公法保护模式体现国家意志,国家可以通过公权力的介入来干预墓地权属变动等活动。选择哪种模式更为科学合理,下面来具体讨论:

    第一种,公法管制模式。因为墓地这一交易物品的特殊性,使得墓地的经营管理单位,不仅是墓地使用权的原始主体,也是之后的管理和经营主体。这样一来便造成了合同双方当事人地位的不平等,使权利人处于相对弱势的地位。因此假使国家通过公权力的介入去干预墓地权利变动的各项活动,这样有利于最低购买标准的设立以及创造相对公平合理的交易环境。这种立法模式的选择从保护市场交易中处于弱势的一方利益出发是相对科学合理的。但是由于公法模式过分强调法的形式正义和实质正义。存在着形式僵化、管制效率低下、管理成本高昂等等问题,极大制约了我国殡葬改革的进程,无法满足新形势下的社会需求。第二种,私法调整模式。私法保护模式的特点是平等主体的双方在权利确定的范围内以合同的方式解决相关的利益分配问题,具有很强的灵活性和高效性。相关权利人可以相对自由的缔约解约,制定更加符合双方实际需要的合同,并且简化交易程序,降低交易成本。对于墓地而言,其占用的土地资源一直受物权法律制度的调整。因此对于墓地适用物权制度进行保护,且相关权利人的继承、转让政府不予干预,但是出于公序良俗原则和公共利益的管制,是必须要遵循的。现有的几种关于私权调整的学说有三种,分别是租赁权说、用益物权说、特许用益物权说。其中租赁权说认为售墓方与购墓方只是一种租赁关系,是债权属性而非物权属性,且在主体、使用期限、双方的权利义务方面都缺乏依据,因此笔者并不赞同这一说法。用益物权说则是满足墓地使用权的一般属性,《物权法》中规定的用益物权的一般规则也可以统领墓地使用权的使用规则,但这并不全面。墓地跟其他的一般财产不同,它是附有精神利益、纪念意义的物,因此极具特殊性,需要不同于其他财产的特殊规定来规范。所以特许用益物权这一说法笔者是比较赞同的。

    墓地使用权作为特许用益物权的法学依据
    首先,墓地使用权从性质上来说是一种用益物权,是对他人具有所有权的物享有以占有使用等为目的的物权。其次,它是一种特殊的用益物权。理由是:第一,这种用益物权的权利内容不同于一般用益物权,《物权法》中规定用益物权的三项重要功能:占有、使用、收益,且对标的物的使用是可以不断重复利用的。但在目前的墓地制度之下,墓地仅仅能够进行占有使用,不能进行重复利用和产生收益,因此它就不同与传统意义上的用益物权;第二,承载的利益不同于一般用益物权,墓地是一种附带有人格利益和纪念意义的物,其范围已经超出了对等的金钱价值,承载了墓主的人格利益;第三,经营者或初始主体需要取得特别许可,墓地的修建主体不同于其他不动产的修建主体,他们需要提出申请经审核通过之后的特别行政许可程序才能取得修建的资格;①第四,墓地使用期限应该与一般用益物权的期限有所不同,上文中提到,公益性墓地的使用期限是不受限制的,经营性墓地的使用年限应该按照综合或者其他用地的类别来规定,为50年。但这个50年续期的规定既不符合我国的传统文化风俗,也不适应殡葬改革背景下政府推行的新型墓地形式,如树葬、花葬等。这些绿色殡葬、生态殡葬的方式在只有50年使用权的基础上,很难实现保护生态环境的目的。因此墓地使用权作为一种特许用益物权理论上是可以不做时间限制的,或者规定为自动续期。所以,将墓地使用权作为一种特许用益物权不仅符合用益物权的一般属性,还能够满足其特殊性。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