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太仓墓地浏河乐遥园热线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最新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普洱地区哈尼族丧葬习俗的特点探讨‘

2018-01-09 13:57:50 点击数:

    普洱市哈尼族主要聚居区为墨江哈尼族自治县和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县,其余各县、区均有分布。普洱市境内的哈尼族主要有碧约、卡多、腊米、切弟、爱尼、布都、布孔、阿木、西摩洛、海尼等支系。各支系的丧葬习俗有所不同。普洱地区哈尼族丧葬文化具有下列一些共性的特点:

                                       上海公墓上海周边墓地太仓公墓浏河乐遥园公墓

普洱地区哈尼族丧葬习俗的特点探讨‘

    1重视祭送死者亡灵回归祖先故地

    哈尼族语系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彝语支,源于古代的氏羌系统,在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经过多次迁徙,唐宋以后才逐渐定居于元江流域和李仙江流域的山区、半山区地带,清代以后才逐步完成了由游牧经济向农耕经济的转变,形成了今天普洱地区境内的分布状况。但其区域内不同支系村落的迁徙流动仍较频繁,普洱市辖区范围内一些哈尼族村寨的居住历史也只不过百年左右。为了让后人牢记祖先生活过的地方,牢记本民族的发展变迁历程,包括哈尼族在内的许多游牧民族或曾经经历过游牧生产方式的民族,往往用祭送死者亡灵回归祖先故地的方式来表达对祖先、对故乡的怀念之情,这实质上也是对民族发展历史的一个重要教育形式。死者亡灵的回归线路,各支系、各村寨不相同,其往往是本支系、本村寨成员先人的迁徙历程。

    哈尼族碧约人、切弟人、布孔人的都有死者亡灵的回归线路,此外,布都人、阿木人等其他哈尼族支系也都有祭送死者亡灵回归祖先故地的相应仪式。碧约人每逢老人去世,“蟆庇”都要吟唱祭送亡灵回归祖先故地的“指路诀”。指路诀所指出的线路就是历史上本民族的迁徙路线。“蟆庇”给死者亡灵指明回归祖先故地的途径,把死者亡灵领到遥远的故乡,然后又把自己的魂魄从先人故地再引领回来。如不把自己的魂招领回来,“蟆庇”自己就会得病。切弟支系人死后,“蟆庇”在给亡灵指完回归先人故地的路途后,也要把自己的魂招领回来,招魂时口中念到:“你是死人,我是活人,你们死人处我不会生活,我身上你不能靠近,到处有刀有针,会刺着、划着你;头上有角,会触着你;身后有尾巴会甩着你。’布都支系在人死后,要请“蟆庇”来为死者开路,讲述死者从出生到死亡一生中的社会活动,最后把死者的名字交到祖先处,祝愿死者回到祖先们居住的地方过神仙生活。

    2有凶死与善终的严格区分。
    凶死与善终的区别有三方面的标准。一是死亡的原因,二是死亡的地点,三是死亡的年龄。对于凶死者与善终者,其丧葬礼仪则完全不同。
    一般而言,被人打死、树砸死、雷击死、虎豹咬死、水淹死、枪打死、刀砍死、上吊死等非正常死亡的,皆认为是凶死。凶死者一般丧事较为简单,一些村寨也有不办丧事的,甚至连尸体也不准抬回寨内坟山。布孔人在给死者亡灵指明回归祖先故地时,善终与凶死所走的道路也不尽相同。
    死于寨外者,一般视为凶死,特别是死于寨外的非正常死亡者,更属于凶死之列。对于此类死者,一般不准把尸体抬回寨内,就地处理。腊米人对在外凶死者,不抬回家,尸体当日处理,就地掩埋。若死者是有家室的成年人,家人在每年属龙月中的某一天要杀一头小猪、三只鸡在家门外供奉。供奉祭品是用红果树搭一间小房子,摆上酒、茶、饭、清水、鸡蛋等祭品,由亡人长辈念咒语,内容多为:你死了,不能再进家,你的灵魂也不得归宗,但我们没有忘记你,我们盖了房子,摆了祭台,祈求你不要把灾难降到家里。咒语念完后,随即将碗中的供物和小房子一起抛向家中住房的屋顶。碧约人对于凶死者不办丧礼,尸体就地火化。切弟人对于死于非命的,也往往行火葬。阿木人对于死在外地者或死得不正常者,尸体不能抬回家,只可就地掩埋,且不得垒坟,择一个属虎日请“蟆庇”来帮隔“凶煞”即类似于驱恶鬼,且驱魂时不点祖,也不献祭。“蟆庇”念咒语说:“马鹿皮不发芽,你切不可回来,火炭不变白,你不得超生……,
    另外,因死亡时年龄大小的不同,也是区分善终与凶死的一个重要标准。碧约人以未满三十岁且又无子女而死亡的视为短命,葬礼一般比较简单。卡多人把不满二十岁而死亡者算作短命,其殡硷不用棺,只用蔑笆裹尸焚烧,不垒坟,死于寨外者就地火化,不垒坟。只有死在家里的二十岁以上的成年人才举行正规的葬礼。布孔人对于八十岁以上的死者视为有福气的人,其丧事礼仪也最为隆重,四十岁以上死亡者视为正常死亡,四十岁以下死亡的算为短命,其丧事礼仪教为简单。死在异乡的就地火化,不垒坟,也不准设灵位供奉,只能在过年过节时在房外杀一只小鸡献祭。死于非命的要念咒语,并告戒死者说:“石头不烂,山不倒平,火炭不变白时,你不能回来。”不满十七岁死亡的不用棺,只用蔑笆裹尸焚烧。
    3受原始宗教信仰的影响,带有浓厚的迷信色彩
    哈尼族受原始宗教信仰影响,在丧葬活动中带有浓厚的迷信色彩和存在的诸多禁忌,这在普洱地区各世居少数民族中是较为突出和具有典型的意义。原始宗教信仰对普洱地区世居少数民族日常生产生活各方面的影响是一个客观现象,但对于哈尼族而言,这种影响更为巨大而深刻。在哈尼族的日常生产生活中,特别是在丧葬过程中,似乎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原始宗教信仰的巨大影响,处处地方都可看到原始宗教信仰影响的痕迹和影子。
    在日常生活特别是丧事活动中,神职人员往往扮演着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这类神职人员,碧约人、卡多人、腊米人、布孔人、阿木人称为“蟆庇”,切弟人称为“磨八”,布都人称为“白母”或者“蟆庇”,西摩洛人称为“贝母”等等。在平时的祭祀活动和丧事活动中,神职人员起着指挥者、组织者的重要作用。这类神职人员,大多尚处于巫师或由巫师向祭司转化过程的层次,还没有变成为较高层次的祭司阶层,所以大多尚未脱离社会生产,巫事活动虽由其专司其职,但
基本属于兼职的情形。由于其特殊的身份,他们的社会她位干普通人有着极大的区别和不同‘。
    普洱地区哈尼族各支系宗教信仰均有祖先崇拜、自然崇拜、鬼神崇拜的内容,基本没受佛教、基督教等外来宗教的影响。一年当中对各种神灵的祭祀活动颇多,各种禁忌观念、迷信活动盛行。例如哈尼族中的爱尼人,其信奉天神、地神、山神、雷神、犬神、树神、寨神、家神等等。雷神在爱尼人心中是个恶神,多数人把患病归咎于雷神作怪,要到雷击过的树根献祭。如果雷击着自己家田地附近的树或其他物体,更是惶恐异常,要杀猪、杀鸡献祭,反复祈祷,请雷神不要降灾。每寨都有一个山神供在寨子后面一棵较古老的树上,由寨里的奄巴头负责烧香、点蜡,别人不得去动。每年正月初五,由奄巴头杀两只鸡献祭祈祷,要谷神保佑出土的庄稼禾苗长的好。各户在自己耕种的土地上祭地神,旱稻和玉米播种时,用布包背一些籽种、一对蜡、一团热饭,用一对小葫芦背些水到要撒种的地里献祭。六月谷子出穗时,还要到地里杀一只鸡献祭。地神的数量和种类较多,每撒播一样作物品种就要请一个地神保护,请一个地神要杀一只鸡献祭。每个家庭都有火奄神,盖起新房的当天就要确定火塘的地点,并在火塘旁设个地点供火奄神,供火奄神的地方不能用脚去碰地,不能丢放污秽的东西。每逢吃新米、过春节等时候都要献祭火奄神。除以上诸神外,爱尼人信的神较多,鬼也很多。稍有不适,人们就联想到可能在某个地方碰到了鬼神,就要献祭或撵鬼。爱尼人送鬼神的方法是在笋叶上放三撮糠、一个火炭、三撮灰,边撵边送,一直送到寨外。爱尼人还忌讳被日蚀、月蚀照射过的木料,如果家里砍的要建房的木料被日蚀、月蚀照过,就要丢弃,重新砍伐。以前爱尼人认为生了双胞胎、多胎、兔唇等怪胎是遭了“噜达”(邪魔)的缘故,婴儿要及时处死,要烧毁房屋财产后把产妇撵出奄巴门(寨门)一段时间,待把“噜达”隔掉后,寨里的人重新盖起房屋后才能把产妇接回来居住。生过怪胎的妇女永远被寨人歧视。境尼人每年都要举行许多祭祀活动,如每年农历3月的“竖奄巴门”(寨门)、每年阳历4月“切火阿必罗”(祭谷神)、每年阳历6月的“沙沙康”(祭山神、树神及天虫)、每年阳历9月的“乌拉拉”(也称为“长椰”即祭祖)、每年阴历9月的“朱可朱捏铁”(躯赶恶鬼)等等。除了上述大的祭祀活动外,爱尼人还有许多奄日,诸如属虎、属羊的日子要祭奄,寨里死了人要祭奄,豹子进寨咬猪叼鸡要祭奄,野鸡飞进寨内要祭奄,风把树枝刮进寨子里要祭奄,母猪一窝生两个小猪仔要祭奄等。祭奄虽然不举行大的活动,但全寨都要停比一切农事活动.有时还须宰猪、杀鸡送鬼。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