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太仓墓地浏河乐遥园热线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最新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一群普通人对赵朴老的怀念—悼念赵朴老活动拍摄侧记

2018-01-13 10:47:47 点击数:

    赵朴老是我父亲的恩师,朴老称我父亲为小郭,老人家常常叫我小小郭,正是由于这样好的因缘,我得以有机会走近朴老,有机会亲耳聆听这位慈祥长者的教诲。我记得第一见到赵爷爷、陈奶奶时,我还是个学龄前的儿童。也就是从那时起,我感到朴老与夫人对我的学习、工作与生活关心帮助太多了。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太仓公墓浏河乐遥园公墓

一群普通人对赵朴老的怀念—悼念赵朴老活动拍摄侧记

    5月21日是让我终生难忘的日子,晚7时正在吃饭的我突然从全国新闻联播的题要中听到一句朴老去世的消息,当时离电视较远的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于是我站到了电视机前,等后面的报道以便验证,不一儿,电视新闻画面果真出现了朴老面带微笑的一张加了黑框的照片,我的泪水夺眶而出。作为得到过朴老帮助与教诲的晚辈,我知朴老的恩,感朴老的恩,但我还没有来得及报恩于朴老,他却离开了我们。所以我的内心还是不能接受这残酷的现实,因为几天前我还与父亲去医院看过朴老。

    在我内心悲痛之余,我很想能为朴老做些什么,摄影是我的长项,平时朴老对我在摄影方面非常鼓励。于是我通过手中的相机表达一名晚辈对朴老的哀思,从21日晚到31日,在近十天的拍摄中,我观察与了解到了许许多多真实感人的故事,其中有些场面是含着泪水按下快门的。
    首先让我感动的是中国佛协所在地广济寺的居士们,居士们从新闻中得知朴老去世的消息后,心想寺院与佛协肯定有事要帮忙,5月22日一大早六点多钟,有不少居士们就地来到中国佛协所在地广济寺,前来帮参加朴老灵堂的设立工作,朴老的灵堂就设在大雄殿后西侧,他生前经常会见外宾的一间会议厅内,十几位居士们从22日早上六七点钟一直忙到了晚上八点钟左右才陆续离开。
    从22日至31日近十天的时间里,前来广济寺朴老灵堂悼念与助念的人们络绎不绝,没人特意去通知,大家都是在得到朴老去世的消息后不谋而合地来到朴老的灵堂前,的身背行李,像是刚下火车;有的穿着整齐西装,从国外赶来;国外的僧f吕们穿着漂亮的僧服手拿法器赶来了。其中有不少人都是风尘仆仆,不顾旅途劳累,到京后第一站就先朴老的灵堂悼念。在前来悼念的人群中,有着轮椅或手柱拐杖的长者,有带红领巾的小学生代表,大家不分地域,不分年龄,不分男女老幼,都怀着同一个心愿,都想为朴老送行。
    在灵堂设立的第三天,大家有机会进到灵堂内去参加助念,这特别是广大佛教信众所盼望的,从早上8点到下午6点,人们发自内心的助念声,声声不断,代替了电子念佛机。
    按照佛教的礼仪,在灵堂念南无阿弥陀佛是对朴老英灵最好的祝愿,祝他能往升到西方净土,也就是西方极乐世界。灵堂内左右各十位居士在不停地有节奏地大声念着佛号,木鱼、铜铃也被有节奏地敲打着。到中午大家轮流吃饭或换班时佛号声也保证不断不乱。声声佛号掩饰不住信众们内心的悲痛,有不少老居士泪水打湿了衣襟。
    来自海内外的佛教徒按佛教的礼仪,来到朴老的灵位前跪拜磕头,手势动作都极为认真标准。其中,我看到三位年长的女信徒,见灵堂内铺着地毯,三个人便脱掉鞋子进来跪拜,这虔诚劲儿,真让我感动不已。还有的信徒见灵堂内跪拜的人多,干脆就在灵堂门口的台阶上跪拜后悄悄地离开。还有很多前来悼念的人们向朴老遗像双手合十深深地鞠身弓……
    在广济寺的院中,抬眼望去,随处可见寄托人们哀思的小白花,墙边长长的翠柏上,大雄殿前的香炉周围,院内一棵中日韩三国佛教友谊树上,灵堂前的松树上都挂满了小白花。这些小白花有不少是居士们亲手做的。
    远道而来的虔诚的佛教徒越来越多了,谁都不愿过早地离去,他们在灵堂周围排起了长长的队伍,都想等着穿上居士服进灵堂为这位宗教领袖助念。他们有的坐在灵堂外廊沿下,有的坐在灵堂对面两个大殿间的空场上,他们一点儿也不在乎头顶上强烈阳光的照晒,而是席地打坐,口念佛号,胸带白花,来为朴老助念送行。他们中有不少人还自带干粮,中午就在原地吃上一点。佛协也为大家准备了食品与矿泉水,居士们也是互相谦让,一瓶水要传递给好几个人,最后给最需要的人。
    灵堂内人们助念换班的时间越来越快,开始大家规定,进灵堂内参加助念的20个人是两个小时一换,随着时间的推移前来广济寺灵堂要求参加助念的信众越来越多,有不少人克服了许多困难从四面八方赶来,因此产生了时间上的矛盾,在灵堂内助念的人嫌时间太短,而在灵堂外等候的人们由于心情急切,则嫌时间太长。负责组织的居士们为了让大家的心愿都能得到满足,改为一个小时一换。最后几天,来的人更多了,大家又改为40分钟一换,最后两天达到了30分钟一换班,这样大家进灵堂助念的心愿都得到了满足。30分钟一换班,从早上8点到晚上6点,人流不断,秩序井然,排队严格,不允许加塞,信众们都很守规矩,充分显示了中国佛教徒良好的素质和精神风貌。
    别看每天前来悼念与助念的人这么多,但灵堂内外秩序井然,组织有方,这与十几位全天候前来义务服务的居士们是分不开的。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今年70岁的赵允霞居士,是广济寺的护法人员,心脏不太好,可这十来天中,她每天基本上都坚持到的早,走的晚,戴一副近视眼镜的她,办事认真,说话很直,前来悼念的信众有些不符合法言法语的言行,只要她看到或听到,她都要上前去,从而使不少人还增加了些佛教常识。广济寺食堂的师傅每天早上都要为朴老灵位送来饭菜,她总要帮助摆放在供桌上。赵允霞老居士说,赵会长是我们的佛教领袖,他慈祥的面容,看了就让人很高兴。5月31日朴老示寂回向大法会结束后,第二天她和许多居士又来帮助整理、打扫卫生,会议室又}恢复了原样。赵老居士说:“别看我岁数大,身体不太好,可是在为广济寺朴老灵堂服务的十一天中,还真没感到累。”
    今年60岁的任心如居士,曾在广济寺做过5年护法,5月22日早上6点多钟,她来到广济寺,找了一把新答帚,把朴老生前在广济寺常走的地方扫了一遍。我看到这位60岁的任居士在广济寺朴老灵堂中敲木鱼的时间很长,额头渗出了汗珠,但她还是觉得后来换班时间太快了。任居士说,一生兢兢业业为国家做善事的朴老走得太早了。
    62岁的郭居士也是在广济寺灵堂全天候的服务者之一。他在这里把自己当小伙子用,登梯爬高挂挽联主要是他的活了。听说这几天他还放弃了在外面打工挣钱的差事。
    还有60岁的苏正荣女居士,家住朝阳区劲松一带,每天从家里出来,倒两次车,路上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广济寺。她经常帮写挽联的法师裁剪宣纸,为灵堂内外的鲜花喷水。去年饭依佛门的53岁的管居士高烧没退也坚持来寺里为朴老守灵服务。朴老灵堂内的鲜花很多,常有花瓣落到地上,居士们不厌其烦地清扫。灵堂内地面被这些居士们保持得很干净。
    这些前来为朴老灵堂义务服务的居士们都是心甘情愿的。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在朴老生前都没有机会与朴老见上一面,或者说上一句问候的话,有的人只是远远的见到过朴老忙碌的身影,但朴老却在他们心中占有很重的位置。在灵堂内朴老的遗像前,大家纷纷拿出相机与之合影留念。我感到朴老就在我们中间。
    近十天中,广济寺朴老灵堂内外摆满了各界人士送来的花圈花篮。委托广济寺灵堂工作人员订花圈花篮的人也很多,广济寺中毛笔字写得好的几位法师在轮流服务,替大家买来的花圈与花篮上写挽联,其中我看到法闻法师字写得漂亮,所以找他写得人多,他做这项服务的时间也较长,在他现场服务的5天中,少说他也得写了100多幅小联,替单位与个人写的大条幅也有二十多幅。法闻法师说,我感觉赵会长是我们最亲的人,很愿意为他服务。
    广济寺朴老灵堂刚刚设好的第二天一大早,中国佛学院的师生们僧装整齐地来了,师生们一起为他们的院长而诵经而助念。
    紧跟着,风尘仆仆的日本、韩国的僧f吕们也来了。据了解,这些日本、韩国的宗教团体与个人并没有得到有关方面的正式邀请,而是得到消息后,自发自愿地从国外赶来的。日本唐朝提寺的两位僧f吕代表也先后来到广济寺灵堂与朴老家中悼唁。日本佛教界的几大宗派都陆续赶来了。
    中国佛教协会离退体老干部也前来吊唁会长,有的还坐着轮椅在家人的搀扶下来的。
    圣陶小学的小学生代表在老师的带领下也来了,向关心过他们学校建设的赵爷爷的遗像三鞠躬。
    在我的镜头中,还有一位叫庭野日旷的日本人,很让我感动,庭野先生看上去好像50岁左右的年纪,他的父亲与赵朴老是朋友,他此次专程前来,还带了不少随行人员,有翻译,有摄影,有摄像,足见赵朴老在他心中的地位。在广济寺灵堂、朴老的家中、追悼会现场、朴老示寂回向大法会上都见到了他虔诚的身影。在灵堂与法会上他与随行人员还很庄严的要在身上挂上写有一句日文法号的白色缎带。他们一行在京住了大概一个星期,一直等到活动的最后才离开。
    给我印象较深的还有,日本宗教团体到朴老的家中前来悼唁时,他们知道朴老家的院子较小,所以他们是二个人一组在翻译的陪同下有序的进出,其余人员在大门外等候。进到院中,签完名后先到家中朴老的灵堂前跪拜并诵经,手中的佛珠被搓得很响,见到朴老夫人还要双手合十并深深地鞠躬。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足见日本宗教界对朴老的崇敬之情。
    朴老家中的灵堂很小,但布置得很雅致,南无阿弥陀佛的助念声,与灵位前的香火昼夜不断。前来朴老家中悼唁的生前亲朋好友络绎不绝。签到册已经写满了几大本,从国内外的政府官员到平民百姓,老中青,工农商学兵,各界人士都来到小院中追思悼念朴老,看望夫人,足见朴老交友之广泛,足见朴老在朋友们心中的位置。
    5月30日上午,在继党和国家领导人江泽民、李瑞环、胡锦涛、李岚清等亲往八宝山赵朴老后,第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在经师等人的陪同下也赶来犷,他把沽白的哈达敬献在赵朴老的遗体旁,并久久站立注视朴老的遗体,为朴老诵经助念,并与朴老夫人握手表小慰问。
    前来八宝山向朴老遗体作最后送别的群众很多,但山」飞时间关系,能进入告别室的人数有限。有不少人是自发地从各地赶来的,山飞手里没有讣告,都被拦在犷第一告别室院外,这其中有一位59岁的秦雪云女居十,在得知朴老去世的消息后,就曾到1匕京医院打听,想瞻仰朴老的遗容,后来又到广济寺灵堂来悼念,在得知朴老火化的时间后,她一大甲-从住地亚运村力一向,骑f近两个小时的自行车,赶到八宝山,山」飞手里没有讣告,被拦在告别室院外,最后她用诚心用语占打动f守门人员,进入f告别室,当她激动地拿出相机想让人帮他照张像时,才发现一路上放在车筐里的相机后盖被震开并震坏f,盖不上f,  」飞是她就请一起进入告别室的一位人民画报的同志为她拍犷一张照,圆f她的心愿。瞻仰完朴老的遗体,她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最后哀乐停}I:时,与十儿位居十一起在门外一 助念。看着朴老的遗体被抬进灵车,她们一十儿位居十一自_跟在朴老的灵车后而大一声助念,一自_助念到朴老的遗体进入火化一间,有的}嗓了都哑犷。一朴老的去世是不幸的,尤其是全国以一及世界佛教界是同体大悲的,但晚辈在广一济寺与家中的灵堂,亲眼见到亲耳听到犷一全国与世界佛教徒在这里共同发愿,万众一同声,万众同念南无阿弥陀佛,朴老一定一会往生西力一极乐世界的。朴老应该欣慰的是他的苦心没有白费,在他的培养下,中国佛教界有着良好的精神风貌,正像他生前所说的那样,中国佛教正处在龙象辈出的时代。
    一生但行善事,不问回报的赵爷爷是我人生路上永远的榜样。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