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太仓墓地浏河乐遥园热线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最新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评《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写一份悼词》

2018-06-30 10:08:10 点击数:

    在新旧世纪交替之际,文学批评确乎热闹了一阵子,横枪冷炮均而有之。当然,最具代表性的当属葛红兵的《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写一份悼词》(以下简称《悼词》)。《悼词》情绪激烈,颇有众人皆醉我独醒之势,从作家、作品、人格等列数了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种种“劣行”。读后不仅使人感

到惊讶、愤慨,也使人困惑。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太仓公墓浏河乐遥园公墓

评《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写一份悼词》

    《悼词》开始就极其激烈地表明:“在这个叫二十世纪的时间段里,我们能找到一个无懈可击的作家么?能找到一个伟岸的人格么?谁能让我们从内心感到钦佩?谁能成为我们精神上的导师……很遗憾,我找不到。”接着,便俨然以一付法官的面目开始对鲁迅“审判”:“鲁迅,这个被人们当成一种理念,一种意志,一种典范,甚至被捧到民族魂的人,又当如何?发生在留日期间的‘幻灯事件,已经成了他弃医从文的爱国主义神话,然而他真的这样爱国么?既然爱国,他为什么要拒绝回国刺杀肖廷走狗的任务?徐锡麒,他的同乡能做的;秋瑾,一个女子能做的,他为什么不能做?难道他不是怯懦么?创造社作家说他是‘世故老人,,恐怕不是空穴来风,终其一生,他没有一个地位比他高的朋友。他的人格和作品中有多少东西是和专制制度殊途同归呢?他的斗争哲学,‘痛打落水狗’哲学有多少和现代民主观念、自由精神相同一?在他的眼里,中国人根本不配享有民主,因为他是一个彻底的个人自由主义者”。对其他现代知名作家也逐一严厉“审判”:丁玲,丈夫被国民党杀害,尸骨未寒,她就在南京和叛徒冯达同居;老舍呢?“他的死仿佛证明了他的清白,可是我们要知道,他的死不是对现实的反抗,相反是对现实妥I}}屈从之后依然得不到现实认可的产物;巴金.他写了一份忏悔I}.我们就原凉了他.重新拜倒在他的脚下;周扬,他只是检讨了一下,我们就认为他真的是好人了。中国的文人养J飞出尔反尔,你如何能信任他”,.)另外一些作家,“端木麒良对萧红,杨骚对白薇,茅后对孔泉创止都是始乱终弃的典型;郭沫若而对强权连自己的儿子都不敢保护,这样的人我们能希望他有什么信念,.)有什么意志,.)他能够承担什么,.)能够抵抗什么,.)又能够维护什么”,.)

    从以上简略的摘引,可以看出二十世纪中的知名作家都被《悼词》否定尽净。照《悼词》的观点.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完全是一片空白.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了.完全是典型的虚无主义!须知.《悼词》中所要寻找的那种无懈可击的作家、大师,不要说中国二十世纪找不到,其他国家也找不到。前世纪没有,后世纪也不会有,永远也不会有。道理很简单.人无完人.金无足赤.这是一般常人都知道的常识。这世界本来就不会造就“完人”.更不会造就完人一样的作家、文学大师。恐怕号称文学博十的葛先生也不能违背这一常识,也不能算“完人”吧,a所谓的“完人”.只有到道学家那儿去寻找.但道学家虚构的“完人”、“圣人”.大抵都是“十不全”之人。
    至于飞对鲁迅先生的认识和评价.国人r-已从自己的切身的体验和历史的检验中得出了客观的界定。稍有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华民族饱尝了灾难、战争的忧患.特别是二十世纪上半叶的军阀战争、国民党反动派发动的两次国内战争和日本发动的侵华战争使中华民族陷入灾难的深渊。“五四”运动后,一大批仁人志士开始了寻求救国救民、独立和解放的道路。这期间,以鲁迅为首的一大批作家,高举反帝反封建的旗帜,向腐朽的封建文化进行了有力的冲击,开展了“诗界革命”、“小说界革命”、“白话文运动”。这场新文化运动在很大程度上推进的就是人的独立与解放。应该说,这场文学革命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中最为壮丽的一部分。它的意义在于这批作家以他们的进步思想,较完美的艺术形式(特别是白话文运动),唤醒了广大人民大众,为后来的抗日战争、中华民族的独立和解放奠定了坚实的思想基础。鲁迅以其振聋发馈的《呐喊》等小说和杂文,投入了这一场革命,而成为二十世纪中国革命文学的旗手。几十年来,人们把鲁迅视为一种理想、一种意志、一种典范,甚至上升到民族魂的地位,正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形成的。他不是被某个人封就的,也不是被某个组织强加的,而是被广大人民在历史的选择中认可的。虽然,毛泽东同志曾将鲁迅“钦定”为“伟大的思想家、革命家和文学家”,但这不是毛泽东同志别出心裁,而是他从历史从人民群众的认可中总结和概括出来的。这是得到人民群众的公认的。至于被葛先生的火眼金眼窥见的鲁迅先生的“性变态”等是是非非(有些是无法考证的),都不能超越那个时代。人身攻击不应该也不能是文学批评的职能和范畴。即便是这样,这又怎能影响鲁迅在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地位。鲁迅在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地位是历史铸定的,是不可改变和逆转的。从由专家学者评出的“百年百优”文学评选的结果看,鲁迅先生的就有三部,而且都是以满票通过,显示了其不可动摇的地位。
    《悼词》中说:“鲁迅实际上是一个半成品的大师,他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中篇,更没有长篇小说”。这种以作品的短长来衡量作家价值的大小,这是再明显不过的荒谬。正如战士手中的长枪、短枪、匕首,各有各的作用,你能说谁的作用大。看一个作家、作品价值的大小,只能是看其作品是否揭示
了人类的生存状态,是否揭示了生活发展的方向及其本质和规律,是否唤醒了人民的觉悟、鼓舞了人民的斗志,推动了社会的发展。鲁迅曾经说过,文学作品,它既是一面镜子,又要是一盏灯。鲁迅是一个充满责任感的作家。责任就是良心。他给自己规定的使命就是剪断古老的精神枷锁,唤醒
世人迟钝的心,催动国民的自审与自奋。鲁迅的确没有中篇,更没有长篇,然而他的作品最小,影响最大。他的每一篇小说,都以独特的文化视角,揭示了国民的瘤疾。在他小说里的人物,阿Q、祥林嫂、孔乙己等,不仅有一种独特的文化形态,更有一种深层的文化心理。他的小说向封建专制主义猛然开火,是投向封建专制主义的一支支投枪。这怎么能说和“专制制度殊途同归”?怎么能说“在他眼里,中国人根本不配享有民主,因为他是一个彻底的个人自由主义者”呢?鲁迅小说中的人物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个性人物,也不是现实主义文学中的典型人物。这种人物的个性,是中国国民共有的劣根性,有巨大的覆盖力。比如阿Q,则是鲁迅自觉创造的有独特的文化性格的典型形象。在现实中绝对没有这样人物存在,但在他身上却能找到每个人的某一部分的影子。这在鲁迅之前的文学史上,我们还找不到这样的先例。鲁迅将其揭示出来,就是希望引起疗救的注意,唤起国民的自省。从这个独特的文化视角,可以发现到其他角度无法发现的内容,找到中国社会瘤疾最本质的根源。阿Q这一形象不是生活的再现,而是深层的表现。他是鲁迅理性的创造。
    《悼词》将文学创作分为“青春期冲动型”(写感情、写冲动、以感情为中心)和“思想型”两种。认为“经过五四启蒙主义洗礼,中国作家头脑中‘文学必须为人民解放事业做贡献’的观点已经成了定论”,以至“从二十年代末开始的影响了中国近乎一个世纪的左翼文学几乎没有审美成功的作品”。只是“写了一张卖身契”。首先,这种文学创作的分类法就是一种形而上学的机械论的表现,马列主义的认识论告诉我们,任何文学作品都是社会生活在作家头脑中反映的产物。这种反映必然打上作家的感情色彩和表现作家的观点和认识。纵观古今中外的文学史,绝对没有什么不带感情的思想和不带思想的感情,两者有着必然的内在联系,是截然不可分割的。文学作品不带这样的思想就必然带另一种思想。主张不带思想本身就是一种思想、一种观点。其次,“文学必须为人民解放事业做贡献”这一天经地义的准则,也受到葛红兵先生的贬损和指责。须知二十世纪,是中国人民灾难深重的时代,也是中国人民觉醒抗争的时代。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历史时代,一个有良知的作家能不为时代、不为人民呐喊、不为人民的解放事业做贡献,而去写一些风花雪月的作品呢?不为“人民的解放事业做贡献”的作品又有何用呢?正如前苏联作家索尔仁尼琴在1967年致苏联作家代表大会的公开信中指出的,“文学不能成为当代社会的呼吸,不敢传达那社会的痛苦与恐惧,不能对威胁着道德与社会的危险及时发出警告—这样的文学是不配称为文学的……”再次,二十世纪有没有审美成功的作品,不是凭葛红兵先生一句话就能否定得了的。必须以事实来说话。在浩如渊海的现当代文学作品中,我们可以找到许多审美成功的作品。仅以30年代而言,就有茅盾的《子夜》、巴金的《激流》、老舍的《离婚》等,这三部长篇小说,题材、风格迥异,但都具有独特的审美价值,时至今日,仍被视为不可多得的珍品。还有前久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和北京图书大厦联手邀请专家学者参与、耗时两个月,经过初审、复审、终审,从300多种备选书目中最后选出的100种“百年百优”图书……怎么能说二十世纪没有审美成功的作品呢?不知葛先生要的是什么“审美成功”的作品?
    《悼词》对《讲话》作了严重的歪曲:“《讲话》发表以后,作家和劳动大众的关系更是由启蒙和被启蒙倒转成了被教育者和教育者的关系。知识分子的人格彻底地被挤压而萎缩了,他们被迫接受了这样的自我意识:他们连工人和农民都不如”,“他们将自己混同于一般百姓,甚至将自己看成比
一般百姓更低贱、更无聊的阶层。”众所周知,《讲话》发表后,极大地调动了广大文艺工作者的创作热情,他们分赴战斗的第一线,深入生活,受到了广大工农兵英雄事迹的鼓舞,创作了一大批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文艺精品,改变了之前文艺创作上的一些不健康的倾向,受到了广大群众热忱的欢
迎,极大地推动了当时的民族独立和解放运动。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怎么能说《讲话》使作家和劳动大众的关系由启蒙和被启蒙者倒转成了被教育者和教育者的关系呢?怎么能说知识分子的人格被挤压而萎缩了呢?在唯物主义者看来,任何事物都不是绝对的。启蒙与被启蒙、教育与被教育从来都是相对的。我们从大量的资料和回忆录中看到,延安时期文坛前辈们说过,在《讲话》精神的鼓舞和指引下,是积极地自愿地投身到工农兵中去的。在生活的底层,吸取养分和素材,创作出深受工农兵喜爱的优秀作品。著名作家萧军生前多次说过,他一辈子追求的就是继承鲁迅的精神,完成人生的四个目标:求得祖国的独立,民族的解放,人民的翻身,一个没有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社会制度的实现。这四个目标达到了,他个人就“没有什么遗憾,也没有什么骄傲”的了。萧军的追求,也是他们那个时代作家的共同追求。你能说他们的人格被挤压而萎缩了吗?你能说他们的人格不伟岸吗?由此可见,《讲话》的意义是巨大而深远的。当然,应该看到,传统儒学对中国文人的人格的确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影响,值得探讨和研究,但不是葛红兵这种无视历史的内在的逻辑与联系,武断的分析和判断。必须面对历史、面对事实。19世纪末20世纪初,一批中国知识分子受到西方民主与科学思想的影响,开展了新文化运动,在很大程度上推进的就是人的独立和解放,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历史与传统文化所形成的积淀远非短时间就能清除得了。但应该看到,在启蒙和救亡运动中,知识分子运用文学这一工具,构建健全的人格、推动个性的独立和解放,是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尽管其中有徘徊与迷惘、尽管人格的重塑困难重重,但不可否认,这时期知识分子用文学的形式对社会的进步与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超越自我而具有悲壮的文学审美价值。正因为这样,鲁迅才为我们民族所需要,受到人民的爱戴,成为了“民族魂”。
    “悼词”的诸多“宏论”,由于篇幅的限制,在此不能一一列举和批驳。倒是《悼词》作为反面教员,对我们有很多“启示”,有很多问题值得我们反Ja,},和研究:
    第一,警惕“虚无主义”的泛滥。《悼词》是虚无主义的范本。虚无主义从来没有在中国大地上绝种过。“五四”时期,热闹过一阵,有人主张全盘西化,认为“美国的月亮比中国圆”。1989年前后,全盘西化的幽灵又在中国大地上游荡,有人主张“人种也要引进外国的”。今天,在世纪之交,虚
无主义又重新抬头,死灰复燃。客观地看,《悼词》中找不到“全盘西化”一词,但虚无主义象一根红线贯穿全文的始终。
    第二,必须坚持马列主义的科学研究方法。随着社会和历史的发展,人们对历史的评说也会因视点的不同而逐渐丰富起来,会更接近事物的本质,文学批评也可以有不同的渠道和方法。可以推翻前人的结论,但必须面对历史、面对事实,不能割断历史的内在逻辑和联系。历史的和美学的批评仍然是我们今天进行文学批评的标准。《悼词》的致命问题就是满篇空话、大话,缺乏事实依据,缺乏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和方法,割断历史的内在逻辑和联系。因此,强调坚持马列主义的科学研究和方法,仍有它的现实意义。
    第三,必须加强和深化马列主义文艺理论研究。((,悼词》中所表明的观点,不是孤立的、偶然的,有一定的代表性。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当前马列主义文艺理论研究的水平和问题。从发表《悼词》的《芙蓉》的作者简介中看,葛红兵披挂着很多头衔:青年批评家、文学博士、上海大学文学院副
教授、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中国文艺理论学会理事。挂着这么多头衔的人写出这样偏颇的文章,确实使人感到不可思议!由此,不难看出马列主义文艺理论的水准在某些人那里下降到了何等程度。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