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公墓太仓墓地浏河乐遥园热线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网站热门关键字

相关文章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 相关文章

悼张中行先生赏析

2018-07-12 09:16:05 点击数:

    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人死后免不了为其举行一些悼念活动,悼词便应运而生。悼词,即悼念之词,是用于悼念死者,追忆其一生经历、功绩、品质.昭示活着的人向其学习的一种祭吊性日常应用文书。一般是在追悼会上宣读,有的在报刊上公开发表。

                                                      上海公墓上海墓地太仓公墓浏河乐遥园公墓

悼张中行先生赏析

    然而,悼词作为一种常用文书,其写作并未引起文秘人员的足够重视,不要说一般单位“炮制”的悼词“千篇一律”、过于格式化、模式化,就是浏览报刊某些悼词也是“官样文章”,一副“公事公办”的面孔,真正有品味、高质量的悼词凤毛麟角。近日笔者偶然读到《悼张中行先生》,实乃一篇不可多得的悼词佳作。下面,笔者结合这篇佳作的主要特色,对悼词的写作作一些粗浅的探讨。

    一、结构严谨。无规矩不成方圆,正如其他应用文体一样,悼词的写作也应遵循一定的规范。悼词一般由标题、开头、简历、评价、结尾五部分组成。这篇纪念世纪文化老人张中行先生的悼词也是基本按照这五要素谋篇布局、组织行文的。标题“悼张中行先生”,悼词开门见山简介了张中行先生的基本情况,包括生前身份、职务、死亡时间、地点及享年等。简历部分作为这篇悼词的主体部分按时间顺序,介绍了张中行先生的籍贯、生年、求学、工作、著述经历及生平事迹和主要成就。之后用一整段文字对张中行先生生前的主要功绩和成就作总体评价,颂扬张先生的高尚品德和重要贡献。结尾部分表示了对张先生的无比悼念之情,寥寥数语,寓意深远。整篇悼词章法规范、结构严谨。
    二、用语准确。从某种意义上说,悼词作为“盖棺论定”,特别是对一些诸如名人、伟人之类的公众人物的“盖棺论定”,必须做到用语准确、定性到位,因此,在用语上要做到严谨周密、慎之又慎,不能信口开河、草率从事。这既是对亡灵的敬重,也是对生者的负责。《悼张中行先生》一文就很好地做到了用语准确、评价公允,不难发现作者在减否人物上的深思熟虑和遣词造句上的精益求精。据这篇悼词的执笔者张厚感先生说,这篇一千多字的悼词改了五六稿,可见其字斟句酌和仔细推敲的功夫。比如,写张中行先生去“因病医治无效”那样的惯用语,文中用的是“无疾而终”、“安详地停止了呼吸”。由此可见匠心,因为这样写对于一位修行高洁的98岁的老人既是事实,更写出了一种人生境界。要准确概括和定位张中行这样一位文化老人的一生并非易事,文中对张先生定位为著名、学者、作家、人教社特约编审,但未定位为国学大师,其深意存焉。对张中行先生的为人处事、治学著述方面评价也是客观公正、实事求是,不夸大其词,避免了悼词容易一味溢美,过于夸大其词的流弊。
    三、文采斐然。有道是“言之无文,行而不远”。这篇悼词之所以读后让人觉得余音绕梁、经久难忘,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文笔优美、辞章华丽。尽管作者较严格地遵循了悼词的一般格式,但,"I日瓶装新酒”,同样的意思,语言表达却充满了文学色彩,力求避免陈词滥调,有意摒弃空话、废话、
套话。句式变化绰约多姿,长短句交错运用恰到好处,而且不少地方有四、六句骄体风格,读来朗朗上口、节奏明快,极富韵律美。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悼词文笔简练,古朴典雅,言约意丰,显示了作者扎实的古文功底和高超的文字表达技巧。文中诸如“他检点平生,伤逝感怀,写尽世道人情,字里行间充满沧桑之慨,饱含人生哲理,令人荡气回肠,寻味不尽”“他执笔为文,以真面目见人,其文如行云流水,如话家常,举重若轻,含蓄蕴藉,平实自然,冲淡而有韵味,灵动而又厚重,具有独到的语言风格”这样优美的句子俯拾皆是,读来令人齿颊生香。
    四、感情真挚。“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悼词作为哀悼、怀念死者的文章,要“出彩”关键在“情”上下功夫。情真意切、感情真挚的悼词不仅是抒发对死者的敬重和哀思,更能使生者感动并获得慰藉。张厚感先生作为与张老在人民教育出版社共事多年的晚辈、同事、挚友,由他执笔写的这篇悼
词显然倾注了他的浓浓情思。在行云流水的叙述中我们不难感受到作者对张老的无比怀念、无限崇敬之情,对张先生人品和文品的推崇溢于言表,那种发自肺腑的对张先生“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情慷力透纸背。诸如“他承传儒家民贵思想,又富现代理性精神,时存悲天悯人之怀,多有洞明世事之智”、“他摩砚临池,赏画吟诗,与朋友共而其乐融融。他好交游,重情谊,宽厚待人,有平民意识,对后学晚辈关爱有加,是一位慈祥可亲的长者”之类的总结性句子,尽管哀而不伤,但却饱含深情。甚至可以说,作者把深沉的哀思倾注于笔端,正是因为有了对张中行先生深切悼念,才凝聚成五彩华章、成就如此美文。比如悼词一般惯用“某某同志永垂不朽”的句子作结,但作者却没有如此“例行公事”,而是饱蘸深情地写道:“云山苍苍,江水映映,先生之风,山高水长。百年老人张中行的道德文章,智者风范、仁者情怀,永远铭刻在我们心中!”于诗情画意的表达中寄托了作者绵绵的哀思。
附:
        悼张中行先生
    著名语文教育家,学者,作家,人民教育出版社特约编审张中行先生,于2006年2月24日凌晨2时40分,在北京无疾而终,安详地停止了呼吸,享年98岁。
    我们怀着极其悲痛的心情,深切地缅怀这位世纪文化老人!
    张中行先生1909年I月7日出生于河北香河一个普通的农名。1931年毕业于通县师范学校,同年考入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1935年大学毕业后,曾任教中学、大学,主编佛学杂志。1951年2月起任职人民教育出版社,从事中学语文教材编写及教学研究工作,历时半个世纪之久,为我国文化教育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起,在叶圣陶先生的领导下,张中行先生参加了《语文》、《汉语》、《文学》、《古代散丈选》等多套中学语文教材及图书编写、审读工作,主编了《文言常识》、《文言文选读》。其间,为普及中学语法知识.还著有《紧缩句》、《非主谓句》等多部语丈著作。晚年退休后,作为特约编审,他审读了多种教材及课外读物,特别是对丈言作品的选注、解读,严格把关,一丝不苟,表现出老一代编挥家严谨的治学作风,受到杜内外同仁的高度赞誉。
    从中学时代起,张中行先生开始接触新文学,博览群书,追求新知。在沙滩红楼大学四年,他开阔了知识视野,接受了科学、民主思想。毕业后孜孜不倦,持之以恒地思考人生问题,广泛沙猎古今中外哲学典籍,研读英丈原版知识论、认识论著作,形成了自己的人生哲学观。
    张先生博通古今,学贯中西,功底深厚,丈笔奇高。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他活力焕发,以古稀之年,笔耕不粗01986年《负暄琐话》面世,以冲淡平和的笔触,写,怀旧伤远,别具一格,令世人瞩目。从此一发而不可收,《负暄续话》、《负暄三话》相继问世,被誉为“当今的《世说新语》”。
    此后,继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佛教与中国文学》,张先生又接连出版了《禅外说禅》、《顺生论》等专著,说禅道别开生面,论哲理发人深思,在海内外产生了巨大影响。
    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又出版了回忆录《流年碎影》。他检点平生,伤逝感怀,写尽世道人情,字里行间充满沦桑之慨,饱含人生哲理,令人荡气回肠,寻味不尽。此时,另有诗词集《说梦草》及杂文集《散简集存》付梓。他的大部分著作结集为《张中行作品集》六卷,凡数百万言,1995年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他的书拥有广大读者,风靡全国。一时间张中行先生成为二十世纪末学界瞩目的文化老人,1995年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栏目对他作了专访。
    张中行先生热爱中国传统文化,治学遮及文史、哲学、佛学诸多领城,是一位文化底拉丰厚的“杂家”。他执笔为文,以真面目见人,其文如行云流水,如话家常,举重若轻,含蓄蕴籍,平实自然,冲淡而有韵味,灵动而又厚重,具有独到的语言风格。
    张先生一生爱国爱民,淡泊名利,生活简朴,乐观旷达,乘持贵生、顺生、乐生的人生哲学,无论遗际如何,都秦然处之。他羊重科学民主、反对封建专制迷信、重视知识学习,强调教育对人的启迪作用。他承传儒家民贵思想,又富现代理性精神,时存悲天悯人之怀,多有洞明世事之智。他摩砚临池,赏画吟诗,与朋友共而其乐融融。他好交游,重情谊,宽厚待人,有平民意识,对后学晚辈关爱有加,是一位慈祥可亲的长者。
    云山苍苍,江水诀决,先生之风,山高水长。百年老人张中行的道德文章、智者风范、仁者情怀,永远铭刻在我们心中!
相关内容
在线留言
    网站留言